智友心, 說心情, 談經驗, 同行疾病路

病人在疾病治療以及自我照顧的過程中,有時會感到徬徨無助,我們希望透過「智友心」的病友抗病故事及醫管局同事的分享文章,讓病人的經歷與大眾分享,從而鼓勵其他長期病患者積極面對疾病,活出正面人生。

至誠推介

肺積塵病友
張雨明
肺積塵病友

我以前從事地盤打石工作,當年工作環境並不注重職安,工作時没有裝備提供,為了糊口只可自行用毛巾仔蓋鼻,但後來知道毛巾蓋鼻根本阻隔不了對人體有害的物質,那是慢性自殺!

一九九七年工作時扭傷腰椎,加上一九九九年確診患上肺積塵病,身體狀況大不如前,完全失去工作能力,就連情緒也大受影響。當時依靠綜援過活,很想盡力照顧太太,但生活相當拮据艱苦,我那時才四十多歲。

我患病後失去了工作能力,喪失收入來源,為了生活,我唯有選擇不參與任可需要金錢的娛樂,所以我與朋友或同事的消閒活動如打麻雀和飲茶等,都被迫全部取消,令我的社交圈子變得很小。

但我明白我必須以平常心渡過這些艱苦日子,接受自己患病的事實,衡量自己能力,不可對自己要求太苛刻。所以我為了改善生活質素,我主動入住療養院並盡力參與復康活動如物理治療等,亦明白自己要盡量保持心情愉快,不可自恕自艾。

離開療養院後,我腰椎情況已有改善,但肺積塵病同時亦令我身體漸漸變差,為改善健康,我養成了行山習慣,由一天行半小時平路開始,持之以恆地練習,現在一天能行六至七小時山路。而且,養成此習慣後不但病痛少了,就連睡質素也大有改善,十分高興。現在還嘗試鼓勵身邊病友一起行山,把自己抗病的成功經驗分享給他人。

雖然知道肺積塵病不能根治,但我明白只要保持正面樂觀的心態,我也能積極、開心及有意義地過每一天!
 

情是何物
張佩蘭女士
香港防癌會「同路人」主席

亞薇與我同病相憐,分別於十多年前患上鼻咽癌。她樸實的臉容不時流露出對生命的喜悅。可惜好事多磨,數月前薇左腮的淋巴核脹大,後來證實舊患復發。我不想打擾她,將心底的問候寫在咭上,請她丈夫轉交給她。

薇的丈夫與我共事一部門,但我還是首趟到他的辦公地方。他個子高大,像個「波牛」,案頭卻出奇的整齊。我將問候咭遞給他,他忙向我道謝。我說家人的支持更重要。他隨即從抽屜裡拿出一疊書,全是甚麼「癌與食療」、「如何對抗癌病」…。他逐頁翻給我看。他那雙粗大的手不停翻着書,我的視線由一頁轉到另一頁,雖然頁與頁相隔數秒,我仍清楚地看到他用螢光筆突出的句子:甚麼「癌並非絕症」、「讓病人享受親情」…等。看到這裡,我再忍不住淚水,朦朧裡只看到一個魁梧的漢子,做着最幼細感人的動作。

他見我愣住了,連忙放下書。我的視線再落在他桌上放着的幾張家庭照片,一家四口,樂也融融。他無限惆悵的告訴我薇是他第二任妻子。他的前妻多年前因皮膚硬化早逝,遺下兩個幼女。他後來認識薇,薇很疼愛他的女兒。薇婚後不久竟患上鼻咽癌,她默默地忍受一切,癌病總算穩定下來,女兒也視她如親母親般。怎料數月前…。

我欲語無言,對那些命途多舛的人,生存實在需要無比的勇氣和意志。我為他們難過,卻因他們感到鼓舞。從他們身上我悟到情是超越「梁祝」的死生相許,不是形式上的山盟海誓,而是在困苦裡每個注滿愛和希望的動作。

愛您在心口難開
張佩蘭女士
香港防癌會「同路人」主席

有首金曲叫《愛您在心口難開》,大意說你愈深愛一個人,愈難開口說「我愛你」。昨為癌病過來人,我的感覺是您愈愛您的親人,愈難開口對他們說﹕「我患癌」。

最近聽一位舊同事亞尹講他的患癌經歷。一向健康活躍的他,兩年前患了鼻咽癌;他正值人生壯年,上有高堂、下有妻兒,有自己的教學工作和興趣。一切來得那麼突然,幸好亞尹為人樂觀,談起患癌沒有半句嗟歎。他以電郵告知全校師生他患癌。他坦言告訴一對兒子,爸爸患了癌,要接受治療。但當面對年老的父母時,他卻難於啓齒向他們說「我患癌。」

於是他嘗試在一班好友前預習一番。「亞爸亞媽,我患了……」首次演習,他已經失控哭起來。「亞爸亞媽,我患了鼻咽…」,再來一次,他又噎着了。

如是者演習了七次,他終於可以鼓起勇氣,從容地說﹕「亞爸,亞媽,我最近身體有些不舒服,患鼻咽癌,已開始治療,我沒事,您看我不是好好的嗎?亞媽可以替我煲些湯水嗎?」眼見兒子精神不錯,兩老沒有感到癌病的可怕。一家人反而在飲食起居方面照顧亞尹,一起積極面對癌病。

誰也不願患癌,亦不願告訴人患癌。不說不說還須說,我認為病人有權知道自己患癌的同時,亦須將患癌的事實告訴親人。活在掩飾﹑隱瞞,猜測下,只有增加病人及家人壓力甚至誤會。如果您愛身邊的人,不妨在適當時候,冷靜平和地向他們說「我患癌。」作為癌患者的親友,我希望大家以行動回應「那怕您患癌我們依然愛你!」
 

男兒淚
張佩蘭女士
香港防癌會「同路人」主席

最近,一位青年亞文致電我們「癌病熱線」求助,他爸爸剛證實患上肺癌。由於事出突然,他爸爸非常焦慮沮喪,整天沉默不語。亞文極擔心爸爸的病,又不知如何開解和幫助他。「亞爸揸咗幾十年車,肯定是捱壞,肺癌有得醫嗎?」說着說着,他噎住了,跟着便哭起來。我為他的真情感動,這個年頭,有位年輕小伙子會因爸爸患癌四處求助,還擔心得哭起來,實在難得。我連忙說:「您很懂性,您爸爸有您這麼孝順兒子,一定很窩心,待他接受下來,他定會堅強面對。我也是癌病過來人。無論如何,您要多給他體諒和關懷,勤他不要放棄。病人和家人要配合醫治,盡力做到最好。」

哭訴一番心中的惶恐和憂慮後,亞文覺得鬆了。他為自己剛才失控哭起來的失儀忙說「對不起」。我說「哭不代表軟弱,哭是情感的宣洩,想哭便哭吧。」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,但流淚不代表軟弱。我認識不少患癌的女性,每談到患癌的痛苦經驗或渺茫的前景時,大家不禁眼泛淚光,甚至哭起來。但她們均堅強的咬着牙,和着淚的熬下去,無論日子多艱難也活得充實精采。反之,一些外表剛強的男子漢,縱然有淚不輕彈,驚聞患癌便一蹶不振或怕得要死或滿心不忿。

總之,哭和笑一樣,是我們最自然的感情流露。笑是美,發自真情的哭更美。雨後的蒼松翠柏更顯剛勁亮麗。經淚洗禮後,我們也許會看得更清、更遠。

胃癌的解藥
李周翠娥
香港防癌會高級教育主任

記得那次隨團到南韓旅遊,必到的景點是泡菜專門店,團員還可落手落腳炮製新鮮熱辣的泡菜。正在欣賞完成品之際,聽到店員大聲推介:泡菜可燃燒脂肪幫助減肥、可抑制致癌物質預防胃癌……。

泡菜能否燃燒脂肪幫助減肥,這個我不知道,但說泡菜可抑制致癌物質預防胃癌,就實在與科學證據相隔太遠了。胃癌與長期進食醃製、高鹽和煙燻食物的關係早已刊登在國際醫學文獻中,醃製食物如鹹蛋、香腸、臘腸、煙肉、鹹酸菜和罐頭食物等都含硝酸鹽,硝酸鹽在胃的酸性環境下與蛋白質產生化學作用,合成亞硝胺,亞硝胺是一種極強的致癌物,長期食用可誘發胃癌。早期症狀如腹部不適、胃痛或消化不良等都起不到足夠的警醒作用,到後期當病人出現體重急遽下降、精神不振,甚至有黑色大便或持續嘔吐等情況,癌症可能已擴散,不能根治。委實可惜。

香港物資豐富,新鮮蔬果隨手可得,我們不需經常吃這些醃製食物,就算偶一為之,亦要同時吃水果或蔬菜來抵消致癌物對身體的破壞。例如吃煙肉香腸早餐時,要加一杯橙汁;吃臘味飯時,多吃一些蔬菜或飯後吃水果或喝一杯檸檬茶。須知維他命C是胃癌的解藥。

胃癌是全球第二最致命的癌症,日本、韓國等地區的胃癌發病率更是世界最高之一。可幸本地胃癌發病率已出現下降的跡象,希望當我們的飲食習慣逐漸改善之同時,胃癌新症會持續回落。

回上